当前位置: 重庆在线>>旅游频道>>魅力重庆

毛泽东与重庆谈判

  毛泽东(1893—1976),又名毛润之,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的一个农民家庭。1920年在湖南创建共产主义组织,1921年7月出席中国共产党建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23年出席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1927年8月7日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会后在湘赣边界领导秋收起义,后上井岗山创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并成立工农革命军(后改称红军)第四军,任党代表。1931年在江西瑞金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1935年在贵州遵义会议上,确立了他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抗日战争中,以他为首的中共中央努力发动群众,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建立了有1亿人口的解放区,革命军队发展到120万人,革命势力进一步发展壮大。1943年3月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1945年主持召开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作《论联合政府》的报告,任中共中央主席,在这次大会上,毛泽东思想被确定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蓄意挑动内战,但慑于国内外要求实现和平民主的强大政治压力,同时也为了取得把国民党军队从大后方调集到内战前线的时间,便在美国的授意下,玩弄起假和平的诡计,于8月14、20、23日先后三次发电报给毛泽东,假意邀请他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针对蒋介石的和谈骗局和内战阴谋,毛泽东以其雄伟胆略和大无畏气概,系天下安危于一身,毅然飞赴重庆,赶赴蒋介石设下的“鸿门宴”,同蒋介石展开面对面的政治斗争。

  8月28日下午3时45分,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以及美国大使赫尔利将军、张治中将军同机抵达重庆九龙坡机场。在机场对新闻记者发表讲话并留影后,毛泽东一行被安排到桂园张治中公馆小憩,随后即来到红岩村的八路军办事处,参加中共南方局、八路军办事处、新华日报社、群众周刊社举行的欢迎晚会。晚8时,蒋介石在歌乐山(山洞)林园官邸设宴为毛泽东等三人洗尘。当晚毛、周、王三人下榻林园,并在林园住了两天两夜。

  8月30日上午,毛泽东从林园回到红岩村,住在办事处二楼的东头靠里一间房子。因红岩村地处偏远,为方便毛泽东会客,张治中专门把自己在市内曾家岩的“桂园”住所腾出来。毛泽东就把桂园作为在市内的办公地点。每天上午8时,就从红岩村乘车到桂园,下午6时左右,又从桂园乘车回到红岩村。

  为期43天的重庆谈判,是一场及其尖锐的针锋相对的斗争。从抵达重庆后的第二天(8月29日上午)开始,毛泽东便与蒋介石举行了会谈。9月2日晚、4日下午、12日中午、17日中午,10月9日中午、10日晚、11日晨,毛泽东又先后与蒋介石进行了多次会谈。毛泽东根据全国人民渴望已久的要求,斩钉截铁地提出:“第一条中国要和平,第二条中国要民主。”可是,蒋介石对和平谈判根本就没有诚意,他和赫尔利等人妄图通过谈判吃掉解放区的人民民主政权,吃掉在八年抗战中建立了特殊功勋的革命武装,以实现他们所谓的“统一政令”、“统一军令”。蒋介石在谈判中提出:抗日已成过去,抗日民主政权的解放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针对蒋介石和国民党代表提出的“没有内战”的谬论,毛泽东当即以大量历史事实,驳斥了这一诡辩,他向国民党方面指出:抗战八年,内战是没有断的,要说没有内战,是欺骗,是不符合实际的,从而揭穿了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在“没有内战”的烟幕下积极准备大内战的阴谋。经过反复谈判,国民党不得不同意共产党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但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在坚持“统一政令”、“统一军令”的借口下,企图取消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和人民军队,提出“承认解放区绝对行不通”,“中共军队之编制,以十二个师为最高限度”。为此,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与国民党进行了不懈的斗争。为了击破国民党的内战阴谋,争取国内外广大中间分子的同情,中共作出重大让步,表示愿意承认蒋介石的领导地位,承认国民政府的统治权,承认国民党是第一大党,并决定宣布将共产党领导的广东、浙江、苏南、皖中、皖南、湖南、湖北、河南(豫北不在内)八个解放区让出来,将军队集中于淮北及黄河以北地区。至于军队,中共提出在未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前,可以先行公平合理地整编军队,中共愿意与国民党以一比六甚至一比七的比例整编缩减,而国民党方面竟未作任何让步,仍然拒绝承认解放区和人民军队的合法地位。

  在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广泛接触了各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人士,会见了宋庆龄、沈钧儒、张澜、冯玉祥等,并三次到桂园拜访张澜,向他们详细介绍了中共的政治主张,并以其实际行动展示了中共和谈的诚意,尽可能的赢得了中间人士的支持。9月10日,以李公朴、罗隆基为首的628人发表“和平建设新中国”通电,向国共两党提出六项建议。9月29日,叶圣陶、沈志远、陈白尘、姚雪垠等248人发表对时局的呼吁,向国共两党提出六项建议。中共的和平建国方针赢得了各方民主人士的支持。

  从谈判一开始,毛泽东就告诉红岩村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绝对不要依靠谈判,绝对不要希望国民党发善心;要准备同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事实证明,蒋介石是“假和谈、真反共”的,蒋介石一面在重庆与中共假谈判,另一面却命令阎锡山的13个师向山西上党解放区发起疯狂进攻,企图用军事上的进攻来逼迫中共在谈判中让步。毛泽东在重庆红岩村通过秘密电台批准了刘伯承、邓小平提出的“上党战役”的计划,该战役消灭敌军3.5万余人,并活捉敌军高级将领近30人。进攻解放区的失败以及全国人民要求和平的呼声使得蒋介石不得不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10月10日,国共双方在桂园签订《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但是国共双方在人民军队和解放区这两大问题上仍然未取得一致意见。11日,毛泽东在张治中的陪同下,安全回到延安。对于重庆谈判的成果,毛泽东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话:“谈判的结果,国民党承认了和平团结的方针。这样很好。国民党再发动内战,他们就在全国和全世界面前输了理,我们就更有理由采取自卫战争,粉碎他们的进攻。”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