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庆在线>>旅游频道>>一生必游的地方

拉斯维加斯

世界上最显赫的游乐场

  大西洋赌城——拉斯维加斯原本只是到加州路上的一个绿洲,周围则是一望无尽的沙漠。20世纪30年代,内华达州决定使赌博成为合法的事业,此令一出,几乎在一夜之间,市区的赌场纷纷成立。拉斯维加斯的“赌城”之名也就此传开。 

  在夜间,不管你从哪一条公路开车到赌城拉斯维加斯,远在一小时车程之外的地方,就可以发现前方的天空目常明亮。直到翻过最后一个山头,眼前所见金碧辉煌的美景,将令所有的人毕生难忘。  

  拉斯维加斯,一块在无垠沙漠中的耀眼明珠,无论曰夜,不分阴晴,永远散发着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人们前来。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华美而悲哀的游乐场。许多人选择在这里孤注一掷:金钱,爱情抑或命运。这里集结着太多的偶然与邂逅,没人知道下一分钟将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地狱天堂间仅一步之遥。

  (一)早就希望看看拉斯维加斯是个什么样子。这座举世闻名的庞大赌城,像强力的磁铁般,每天吸引着来自地球各个角落数以万计的赌客和旅游者。   

  炙热的太阳和我们离得那么近,似乎要把旅行车烤熔;无穷无尽的沙丘、秃岭在路旁延伸。啊,望不到边的沙漠!没有树木、没有屋宇、没有行人,只有一丛丛低矮的热带灌木和仙人掌,也许连这些适于在沙漠生存的植物,也感到过度干旱,因而显得枯萎憔悴。一切生命似乎都在热气蒸腾中窒息了。组织我们去拉斯维加斯的旅行社导游郑重宣布:此刻,车外气温是120°F。虽然车里有空调,也仅能下降20°F左右。我们浑身大汗淋漓,感到唇焦舌燥,喉咙剧痛。此情此景,使我们不期然想到但丁的《神曲》。难道这是通向炼狱之途? 

  在昏头胀脑的半睡状态中,车子突然停住,使我们猛地清醒。向窗外一望,咦,我们已身处闹市。莫非海市蜃楼?这座繁华之城非常孤独而突兀地倔起于一片沙漠之中。一幢幢高耸的大厦,以五光十色的广告和霓虹灯标着一个触目惊心的大字:“Casino”  (赌场)。     

  我们浏览了几个赌场,它们的共同点是:装饰豪华,设备讲究,生活设施应有尽有。赌场以上各楼层,是舒适客房。赌场内设有酒吧间、咖啡座、餐厅……而且收费比市价便宜得多。似乎美国人也信奉“吃小亏占大便宜”的处世哲学,赌场为了“鼓励”旅行社多多招徕赌客,特给予种种优惠。因此,旅费比同样距离同样时间的其他旅游项目要低廉得多:并视旅客是否准备赌博而区别对待:两天全赌的“发财团”,每人收费6元(周末与假日收12元);一天赌博、一天游览的“观光、发财团”,每人收费32元;而全部自由活动、不受任何限制的“观光团”,则每人收费42元。赌场“儿童不宜”,“发财团”的成员如携未成年的子女前往,每个孩子收费32元,不予优待,不鼓励他们自幼习赌,这大概出于赌场的“良心”吧!

  (二)我们下得车来,早有赌场职员给每人挂一个胸章(纯粹“观光团”的“自由人”例外),导游客气地声明,半天内不许离开该赌场,否则,要交10元罚金(这是时间的约束)。赌场发给每个进场者一叠形似钞票的纸片,那是可以作为钱用的,但你必须用之于赌,而且加上若干现金。比如,加上2美元连同其中一张“赌场钞票”,便可作为4美元下注(这是金钱的诱惑)。而进人赌场,人们立即眼花缭乱了。红、黄、蓝、绿的灯光夺目扑来(这是视觉的刺激)。赌具林林总总:轮盘在飞转,骰子在转动,决定着投注者的命运;一些赌扑克牌的“二十一点”桌前,分别标着投注额起点至少是25美元、100美元及500美元。当然,只有下限,没有上限,投注多多益善。还有一排徘手摇的“角子机”、电动扑克游戏机、赌狗机、赌马机等等。此外,尚有许多我们叫不出名堂来的赌博花样。整个氛围都是一个“赌”字。就连酒吧的桌面也由荧屏组成,可以自动赌扑克牌,客人一边喝酒,一边下注。  

  赌场内,人们各怀心事,神情严肃,骤然看去,或许会以为他们正在研究什么学问呢!四周声息悄然,耳畔但闻“角子机”赔钱时硬币跌落金属托盘的“叮咚、叮咚”响声。据说,如果玩“角子机”的人中,有谁赢了个大数目,那么,安装在顶端的一个设备还会大放光芒,而且长鸣“报喜”。真是匠心独运的设计:当它吃掉你(的赔本)时,完全无声无息;而当它一旦被你“咬”  (赢)了“一小口”时,则立即向全场“广播”,仿佛赌客赢钱的“或然率”挺高似的(这是心理战)。我们的同行者们连续赌了几个小时,一个个输得狼狈而归。 

  据说,美国一般是不允许赌博的,但拉斯维加斯例外,因为它所属的内华达州境内多是沙漠,比较穷困,州政府遂想出了“奇招”,早在半个多世纪前便通过立法,使赌博合法化。内华达州政府对赌博征收高额的税金。从此,拉斯维加斯便开始走上富裕而负疚之途。50多年后的今天,拉斯维加斯已有大小赌场近百家。一幢拥有4000个客房的特大赌场正在兴建中。赌城,不断地膨胀。
                  
  (三)翌日清晨,我们随旅行社的车前往游览胡佛水坝及米德湖水库。沿路所见也是荒山砾土。途经一个被废弃了的村庄,稀稀落落的破平房,几乎倒塌的牲口棚……显然早已没有了人家。村前竖着一个大牌,上写:“O1d LAsvegas!”啊,这大概便是拉斯维加斯的“原形”。

  米德湖水库到了。清澈的湖水微波不兴,水绿如蓝。没有遮拦的天空,倒因为薄云飞过而翻起“白浪”。水库一带的山头,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矗立着高耸雄伟的输电铁塔。粗犷的线条,给人以“力”的印象。据说,水库的水和发出的电是拉斯维加斯赖以生存的前提。当为米德湖水库拦河蓄水的胡佛水坝于1935年建成时,221米高的宏伟大坝为全世界所瞩目。由于工程庞大,施工地点又干燥、炎热,建设者们历尽艰辛,不少人为此献出了生命。    

  我们徘徊于胡佛水坝上,感受那磅礴的建设气魄。只见一座黑色大理石纪念碑立于该坝中央。碑上高高飘扬着星条旗,两旁竖着两尊青铜塑像。塑像是水坝建设者们的集体形象:他们高举的双手,幻化为巨大的翅膀,象征着理想的实现与升华。右后方不远处,另外一块碎石则是悼念献身者的。石上,深情地携刻着几行英文,大意是:“美利坚合众国将长久地记住那些在参与这水坝建设时寻到最后安息的人们。”我们读罢碑文,相对默然,心里泛起千阵莫名的悲哀与怅惘。今天仍旧活着或当年已经牺牲于此的水坝建设者们啊,当他们运用人类先进的科学技术,千辛万苦为沙漠蓄水时,恐怕万万没有想过,日后水库发出的电力,相当一部分竞被用于招袜赌徒的耀目广告;而水库清澈的净水,源源不断地滋润的除了农田外,还有那永远干渴的赌城。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