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庆在线>>旅游频道>>一生必游的地方

撒哈拉沙漠

一道流动的风景          

  在非洲北部,西起大西洋东岸,东至红海之滨,横巨着一片浩瀚的沙漠,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它东西长约5600公里,南北宽约2000公里,总面积约900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非洲面积的1/3。大多数人以为撒哈拉是一片沙丘起伏的区域,但实际上它大约只有五分之一的地方是由沙构成的,其余的地方则是裸露的砾石平原、岩石高原、山地和盐滩。   

  “撤哈拉”一词,阿拉伯语的原意是象征广阔的不毛之地,后来转意为大荒漠。按照地表的组成物质,荒漠有岩漠、砾漠、沙漠和泥漠之分。不过,人们通常把荒漠通称为沙漠。撒哈拉沙漠地处副热带高压带,气候炎热干燥,素有‘热乡”之称。撒哈拉沙漠水源贫乏,植物稀少,地势平缓,平均海拔高度约300米左右,中部有三大高原和海拔3415米的最高峰库西山。高原上满布在过去潮湿气候时期流水形成的干河谷,外围是大片的岩漠和砾漠,再向外是沙海,点缀着寥若晨星的绿洲。其实,当初坚持要去撒哈拉沙漠的人是我,而不是荷西。  

  后来长期留了下来,又是为了荷西,不是为了我。我的半生,飘流过很多国家。高度文明的社会,我住过,看透,也尝够了,我的感动不是没有,我的生活方式,多多少少也受到它们的影响。但是我始终没有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将我的心也留下来给我居住的城市。  

  不记得在哪一年以前,我无意间翻到了一本美国的《国家地理杂志》,那期书里,它正好在介绍撒哈拉沙漠。我只看了一遍,我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似的乡愁,就莫名其妙,毫无保留地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   

  等我再回到西班牙来定居时,因为撒哈拉沙漠还有一片28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是西国的属地,我怀念渴想往它奔去的欲望就又一度在苦痛着我了。这种情怀,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几乎被他们视为一个笑话。我常常说,我要去沙漠走一趟,却没有人当我是在说真的。也有比较了解我的朋友,他们又将我的向往沙漠解释成看破红尘,自我放逐,一去不返也——这些都不是很正确的看法。好在,别人如何分析我,跟我本身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  

  等我给自己排好时间,预备去沙漠住一年时,除了我的父亲鼓励我之外,另外只有一个朋友,他不笑话我,也不阻止我,更不拖累我。他,默默地收拾了行李,先去沙漠的磷矿公司找到了事,安定下来,等我单独去非洲时好照顾我。他知道我是个一意孤行的倔强女子,我不会改变计划的。   

  在这个人为了爱情去沙漠里受苦时,我心里已经决定要跟他天涯海角一辈子流浪下去了。那个人,就是我现在的丈夫荷西。这都是两年以前州日事了。  

  荷西去沙漠之后,我结束了一切的琐事,谁也没有告别。上机前,给同租房子的三个西班牙女友留下了信和房租。关上了门出来,也这样关上了我一度熟悉的生活方式,向未知的大漠奔去。   

  飞机停在活动房子的阿雍机场时,我见到了分别三个月的荷西。他那天穿着卡其布土色如军装式的衬衫,很长的牛仔裤,拥抱我的手臂很有力,双手却粗糙不堪,头发胡子上盖满了黄黄的尘土,风将他的脸吹得焦红,嘴唇是干裂的,眼光却好似有受了创伤的隐痛。   

  我看见他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居然在外形和面部表情上有了如此剧烈的转变,令我心里震惊地抽痛了一下。我这才联想到,我马上要面对的生活,在我,已成了一个重大考验的事实,而不再是我理想中甚而含着浪漫情调的幼稚想法了。   

  从机场出来,我的心跳得很快,我很难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半生的乡愁,一旦回归这片土地,感触不能自己。撒哈拉沙漠,在我内心的深处,多年来是我梦里的情人啊!   

  我举目望去,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着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壮而安静的。正是黄昏,落日将沙漠染成鲜血的红色,凄艳恐怖。近乎初冬的气候,在原本期待着炎热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 

  荷西静静地等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他说:“你的沙漠,现在你在它怀抱里了。”
  我点点头,喉咙被梗住了,“异乡人,走吧!、”
    荷西在多年前就叫我这个名字,那不是因为当时卡缪的小说正在流行,而是因为“异乡人’’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确切的称呼。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向来不觉得是芸芸众生里的一分子,我常常要跑出一般人生活着的轨道,做出解释不出原因的事情来。   

  机场空荡荡的,少数下机的人早已走光了。
  荷西扛起了我的大箱子,我背着背包,一手提了一个枕头套,跟着他迈步走去。
  从机场到荷西租下已经半个月的房子,有一段距离,一路上,因为我的箱子和书刊都很重,我们走得很慢,沿途偶尔开过几辆车,我们伸手要搭车,没有人停下来。走了快40分钟,我们转进一个斜坡,到了一条硬路上,这才看见了炊烟和人家。  

  荷西在风里对我说:“你看,这就是阿雍城的外围,我们的家就在下面。”
  远离我们走过的路旁,搭着几十个千疮百孔的大帐篷,也有铁皮做的小屋,沙地里有少数几只单峰骆驼和成群的山羊。  

  我第一次看见了这些总爱穿深蓝色布料的民族,对于我而言,这是走进另外一个世界的幻境里去了。   

  风里带过来小女孩们游戏时发出的笑声。有了人的地方,就有了说不出的生气和趣味。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一样欣欣向 荣的滋长着,它,并不是挣扎着在生存,对于沙漠的居民而言,他们在此地的生老病死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我看着那些上升的烟火,觉得他们安详得近乎优雅起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我的解释里,就是精神的文明。 

  终于,我们走进了一条长街,街旁有零落的空心砖的四方房子散落在夕阳下。我特别看到连在一排的房子最后一幢很小的、有长圆形的拱门,直觉告诉我,那一定就是我的。 

  荷西果然向那间小屋走去,他汗流浃背地将大箱子丢在门口,说:“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 

  这个家的正对面,是一大片垃圾场,再前方是一片波浪似的沙谷,再远就是广大的天空。家后面是一个高坡,没有沙,有大块的硬石头和硬土。邻居们的屋子里看不到一个人,只有不断的风剧烈地吹拂着我的头发和长裙。  

  荷西开门时,我将肩上沉重的背包脱下来。暗淡的一条短短的走廊露在眼前。
  荷西将我从背后拎起来,他说:“我们的第一个家,我抱你进去,从今以后你是我的太太了。” 

  这是一种很平淡深远的结合,我从来没有热烈地爱过他,但是我一样觉得十分幸福而舒适。
  撒哈拉沙漠是这么的美丽,而这儿的生活却是要付出无比的毅力来使自己适应下去啊!            
世界十大沙漠

  撒哈拉沙漠:位于非洲北部    
  阿拉伯沙漠:位于阿拉伯半岛
  利比亚沙漠:非洲东北部
  澳大利亚沙漠:位于澳大利亚
  戈壁沙漠:位于中国内蒙古
  巴塔哥尼亚沙漠:位于阿根廷
  鲁卜哈利沙漠:位于阿拉伯半岛
  卡拉哈里沙漠:位于博茨瓦纳
  大沙沙漠:位于澳大利亚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中国新疆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