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庆在线>>旅游频道>>一生必游的地方

罗马

全球最大的历史博物馆

  罗马,一个充满传奇故事的地方,一个满是历史沧桑的名字;带给人们的是对其悠远深邃的历史的无限向往。这个有着辉煌历史的欧洲文明古城,曾经不可一世,以致将整个南欧、北非及中东一带通通列入其版图,使诺大一个地中海成为了帝国的内湖。   

  今曰的罗马古城就像一座露天历史博物馆,记录着罗马的光辉历史,展露出一种强烈震撼人心的神奇魅力。那残缺断裂的废墟下,长满青苔绿草,时间将罗马曾有的辉煌隐藏起来,只有一段关于一个帝国兴盛与衰落的记忆流传下来,还有那宏伟的宫殿、教堂、博物馆、大理石雕像和喷泉,古罗马的兴盛在这些宏伟、壮观的古遗迹中展现无遗。    

  身临罗马,感受着那古典气氛,抚摸着岁月痕迹,你可以感叹于达·芬奇的博大精深,着迷于拉菲尔的秀美典雅,激动于但丁的深邃凝重,沉涸于提香的独特金色……古罗马人创造了灿烂的拉丁文化,文艺复兴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罗马无可争议地成为了欧洲近代科学艺术的发源地,“罗马,当然是罗马!” 

  这是《罗马假日》中奥熏丽·赫本饰演的公主在影片结尾答记者问时最响亮的一句,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和情感。         

  事隔多年之后,当我踏上意大利的土地时,心中第一个升起的句子就是它了。

  下午2点,地中海的阳光铺天盖地,天是极深极深的蓝色,仿佛压在角斗场的上空,衬得圆柱型的围墙更加斑驳古老。 

  关于角斗场的大片看得实在太多了。即使在想像中,都会为它的气势激动。原以为踏进角斗场的中心,会有一种挺胸昂首、仗剑四顾的强悍之感,可当真凭一己肉躯孤零零站在那里,感到的却是说不尽的血腥和弱小。   

  四周错落围绕的看台,如铁桶般挡住大部分阳光,要昂头才可以看全。而人便被困在这里,为一线生存浴血奋战。衣冠楚楚的贵族,伸出大拇指故人生还,或者嘘声四起大拇指朝下,如何处决奴隶全在一念之间。

  脚下,是纵横交错数不清的沟堑或通道,高高低低,紧闭的铁门后面,是低吼嗜血的野兽,或者是绝望而拼死一搏的奴隶。如今,四面八方空荡的壕沟从各个角度刮出一阵阵风,在圆形的中央纠缠盘旋,吹得人脊背发凉——生还,那是电影里的神话。    

  在来罗马之前,查了不少资料,许多人抱憾说没有找到真理之口。它不属于重点景点,也没有靠站的公交汽车,那也许是太古老的7—个传说,而罗马帝国曾经的强盛辉煌里没有它。可是,看过《罗马假日》的游客,哪个会把它忘记呢? 

  找到真理之口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它实际上是一个小教堂的前廊,圆圆的石盘上有一张冷漠的老人的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石盘斜斜地裂开一道粗口,横插整个面孔,仿佛刀疤似的,让这石头的脸看起来更有力量。  

  小心地把手伸进那口中,落日余辉下的它,现在已经吓唬不了任何人了。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当美国电影还是很稀少的时候,儒雅倜傥的派克、俏丽清纯的赫本、浪漫的罗马、伤感的故事——在滋滋拉拉闪烁的黑白银幕上,曾带给我多少年少的梦、多少美好的感觉、多少男欢女爱真挚浪漫的憧憬。  

  少年时的心事还鲜活如新,历历在目,好像一眨眼的时间,人已经真实的和心爱的人一起,微笑着把手共同放进沧桑老人的口中,平凡而宁静,忍不住想,美梦成真是不是就是这样了?——那一刻,恍然觉得,为了此情此景,从童年到现在,我仿佛已经在梦里穿越了无数次漫长的时光和路途,风尘仆仆。  

  暮色降临,白天雄伟强壮的罗马城难以置信地一下子变得温柔而欢快。少女喷泉边游人如织。银亮的光把喷泉和雕塑照得犹如水晶宫一般。背对喷泉扔一枚硬币,为一个有朝一日可以重返罗马的传说。    

  看过很多关于罗马的彩色画册,也看过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中罗马队激情四射的表演。所以就这样固执地以为,罗马是一座彩色的城市。   

  梦幻的色彩,都是一种主观的想像。真的走进罗马城,才懂得罗马的彩色,不是轻飘飘的缤纷,不是绚丽,而是色调浓烈、厚重,充满历史的质感……  

  了解罗马的戏剧,你必须要回溯到模糊且遥远的两三千年前。你的脚步要靠近欧洲和非洲沙漠,你看到成千上万人聚在竞技场上观看杀人表演,角斗士跟狮子搏斗,嗜血而勇敢,于是你感叹,并非所有的人都可以理解这个激动的民族。  

  罗马的美,溢满激情,但同时也充满暴力、摧毁、破坏。古希腊人细腻完美的文化,挡不住年轻而有力并且善于作战的罗马人,所以,暴力压倒了思想。而后来罗马也文雅起来了,却又被更加暴力的北方部族打倒。可是罗马的灵魂仍然不灭。罗马故事,一讲起来,便是纵横千年,智慧的人,还是以一个接一个的百年作为标点,多些自在,慢慢游走吧。  
        
  历史上,刚刚遭受了高卢人的劫掠的罗马居民差一点自己放弃了这座城市,迁到另一个城市维爱去。卡米卢这位古罗马英勇的战将和政治家在元老院发表了声情并茂的演讲,他用古训、史实和乡情有力地阐述了反对迁城的理由:“即使在罗马完整无缺时迁徒是正确的选择,那么,现在我们也不应该放弃这片废墟。因为,在那时如果迁往一个被我们攻陷的城市维爱,那对于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都是光彩的事情,但现在这种迁都将是高卢人的战绩与光荣,是我们的羞辱和痛苦。因为我们将被认为,不是作为胜利者离开了我们的祖国,而是因为被征服而失掉了祖国。人们会认为这是阿里亚的逃溃,罗马的失陷和神殿的被围等等迫使我们抛弃自己的家园,注定我们自己要从无力保卫的故园流亡出去。难道高卢人能颠覆罗马,而罗马人在战胜他们之后竞不能恢复罗马?”一连串的反问与排比使演说层层推进,产生了无可比拟的气势。元老们被演说征服了,平民们被演说打动了,结果罗马人否决了迁都维爱的方案,决定在战争的废墟上就地重建罗马。卡米卢也因此被尊为罗马的再生之父。

  公元前388年的这篇《反对迁都维爱》能让一座千年古城躲过被废弃的命运而重铸辉煌,这样的奇迹真让我无法相信。它能够流传至今并成为世界名人演说精粹之一,也就理所当然了。卡米卢率军抗击高卢人入侵、攻克德尔斐城和扩大罗马疆域的丰功伟业也只是被史学家一笔带过,而他年老体衰时的一篇华文却被吟咏至今,让两千多年后站在罗马元老院的旧址旁边的我心怀疑问,究竟是战剑的坚刃更锋利,还是文字的内涵更深邃?

罗马角斗场 

  公元初期的古代罗马,曾经繁华昌盛,但终至衰败。历史便在这一起一落、一惊一乍、一喜一忧之间给后人留下了回味千古的不朽传奇,演绎出了人性中的至真、至勇、至恨、至忍。而那圆柱形竞技场更是历史精神凝聚的地方。矗立了两千余年的古罗马角斗场是一种平面为椭圆形的建筑物,中央一块平地作为表演区,周围看台逐排升起,没有永久性的屋顶。奴隶们在这里表演角斗或斗兽,他们头上带着黄金面具,身上穿着最昂贵的盔甲,右手的铁剑用于进攻,左手的盾牌用于防守,他们不知道死亡,只会全力以赴地用手中的铁剑刺入对手的心脏。任何的畏惧和退缩只会导致自己的死亡。与那些金戈铁马血战沙场的武士相比,他们少了点一往无前的豪情,多了一分对生存的幻想。

罗马古城的传说 

  公元前8世纪,罗马国王努米托雷被其胞弟阿姆利奥篡位驱逐,其子被杀死,女儿西尔维娅与战神马尔斯结合,生下孪生兄弟罗慕洛和雷莫。阿姆利奥把这两个孪生婴儿抛入台伯河。落水婴儿幸遇一只母狼用奶汁哺喂成活,后被一猎人养育成人。后来,两兄弟长大后杀死了阿姆利奥,并迎回外祖父努米托雷,重登王位。努米托雷把台伯河畔的7座山丘赠给他们建立新都。后罗慕洛私定城界,杀死了雷莫,并以自己名字命名新城为罗马。这一天是公元前753年4月21日,后定为罗马建城日,并将“母狼乳婴”图案定为罗马市徽。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