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庆在线>>旅游频道>>重庆文化

重庆临江楼名联赏析

  清代梁章钜编著的《楹联丛话》是一部权威性联话著作,在他选辑的历代名联中只有一副是重庆的,那就是重庆临江楼名联。他的评语是:“对幅特奇竦。”联语是:

    好容易搜出诗来,写点江山景物;
    不得已推将天去,让他楼阁峥嵘。

  这副楹联真可谓“看似寻常却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评他特别奇竦,从五个方面可以看出:一是立意奇。临江门城楼近临嘉陵江,远含长江,后倚山城,前瞰江北群山,有雄奇秀野的“江山景物”值得描写,但作者不写,却掉转画笔描写城门上的峥嵘楼阁。然而仔细一读,除“峥嵘”二字外,也并未具体写出城楼的建筑美来,只是运用“舍鱼而取熊掌”的手法点到而止。作者此联实际上既未写“江山景物”,也未写“楼阁峥嵘”,只是把撰写此联的艺术构思过程写出来,说明景与楼都考虑到了,但为了紧扣主题——临江门城楼,把周边江山景物又得已放在了一边。这就与一般的上联写景、下联写楼的平分秋色的写法迥然不同。
  二是结构奇。中国文学崇尚自然,写景时常把自然景物放在首位,而此联则反之。在手法上采用先抑后扬,再抑再扬的近乎“否定之否定”的方式突出主题。作者先说己之才短(抑)“好容易搜出诗来”,甫能描写出一点点江山景物之美(扬);回头看还有美于景物者(再抑),乃不得已而放弃之,转写楼阁之美(再扬)。总的结构造成一波三折,迭宕有致,运用了后浪推前浪的动观描写。对于景物,作者均未移动,但视觉审美在转换,艺术构思在进行,从而造成了递进的逻辑关系。
  三是下语奇。“好容易”是难而后成的庆幸语,“搜出来”是穷而后得的觅到语,“写点”是仅及其一二的轻描语,“不得已”是忍痛割爱语,“推将去”是主动放弃语,“让他”是主动退避语。这些词语本是极其寻常的口头话,但一经组织到这特定的语境中来,就显示出它的不同凡响来。似乎作者不是在以笔驭景,而是笔为景驱。
  四是遣词奇。上下两联中除“峥嵘”一词外,别无绘形绘声绘色之词,“好容易”、“不得已”虽极浅熟,却表达了得之不不易、弃之亦难的婉转情怀,十分形象。若换成“很难”、“只得”便索然了。
  五是作态奇。作者仿佛一位写生画家,面对临江门外优美的自然景物无从下手,好容易搜索枯肠才得到一些诗情画意来描绘它,但回头又看到了比环境更美的临江楼,于是,不得已只好将美景放回大自然(天),掉转画笔来表现城楼的崇丽,让其突现出来。作者先自贬以托景,后又弃景而赞楼,大有放此楼出一头地之气概。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